来源:中国生态资本网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2010年11月,在登陆资本市场的时候,科林环保还是国内最大的袋式除尘设备专业制造企业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近几年,在钢铁去产能的大背景下,科林环保的袋式除尘业务也渐进尾声。如何寻找一个可以接续的新行当?是科林环保的主要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这两年,科林环保努力剥离老行当,进军光伏,由此迎来了汹涌的债务危机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7500万债务逾期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近期,科林环保发布公告称,由于资金状况紧张,公司及子公司累计约7,538.16万元的债务出现逾期,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净资产的10.16%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深交所就这个问题,对科林环保下发问询函特别关注,要求科林环保说明相关债务形成的原因、时间、期限、资金用途等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科林环保今天在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时,回复表示,债务的形成系公司开展EPC工程建设所致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科林环保自2017年开始转型大环保概念新能源产业以来,以EPC等方式累计承 接光伏电站建设项目近200MW,以及总投资近10亿元的高邮多能互补项目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截至目前,公司累计签约并实施166.7MW的光伏电站,以及总投资约10亿元高邮城南经济新区多能互补集成优化示范工程,收购并运营30MW电站,涉及总投资约25亿元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上述项目的建设推进导致公司形成大量的应收账款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就在今年年中,深交所关注到的科林环保2017年度年报应收账款偏高的问题,并进行问询,科林环保回复认为,2016年其还主要从事除尘业务,而2017年公司的主营业务已经变为了光伏电站EPC总承包业务,2017年较2016年公司主营业务已发生了根本性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因光伏电站具有单项投资大,应收账款的回收期长,公司的现金流已经持续吃紧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科林环保在11月29日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称,截至2018年9月底,科林环保应收账款及存货余额达到约8.6亿元,应收账款的回收情况,对公司偿债能力产生较大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同时,外部资金环境紧张,也导致本年度银行授信额度比去年同期大幅减少,公司2018年年初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及银行承兑汇票敞口合计为3.199亿,当前仅为1.45亿元,减少了1.749亿元,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司的偿债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赔本儿的光伏项目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科林环保自进军光伏电站的开发、投资、建设和运营以来,签订的多宗大额框架合作协议和所选择的合作方来看,存在很多疑点,广被诟病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2017年8月,科林环保的滨州昌辉分布式光伏项目,就疑点重重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项目规划总装机容量100MWp、总投资约为7亿元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为项目担保的一家来自南京的公司,注册资本仅为518万元,却给一个投资总额达7亿元的项目做担保,被质疑不妥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在今年9月29日,科林环保发布公告终止该项目。给出的原因是:国家 531 政策调整和项目自身的缺陷,导致本项目的投资收益率达不到公司预期且存在建设风险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项目烂尾了,前期投入的288万元,自然也打了水漂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几乎就在同期,科林环保又在广西钦州抛出了一个120MWp的光伏项目,投资金额4.32亿元。不过,这个项目很快暴露出了问题:合作方、担保方是母子公司关系、控制人为同一人,且均未进行实际出资,是“空壳皮包公司”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这个项目,也在今年被解除协议,原因是:使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,预计项目投资收益率无法达到预期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好在,该项目尚没有真金白银投入,但徒劳无功的一番折腾,也让科林环保的光伏转型变得黯淡了:阳光的钱并不好赚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2018年,光伏产业经历了大转折,以往靠政策补贴实现盈利的光伏项目,经历了531大限,转瞬之间变得步履维艰。科林环保在大转折前挺进光伏,不得不说是一个看走眼的转型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科林环保在回复函中表示,根据债务情况,公司未来一年内到期的债务金额将超过3.7亿元,短期偿债压力较大,目前公司正在全力筹措偿债资金,如公司无法妥善解决,存在无法到期按时偿付相关债务的风险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除了向贷款银行进行续贷,配合项目公司股东处置山南、菏泽和迁安等光伏电站项目,收回垫资建设电站的款项,或者债务延期。总之,未来具有不确定性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寻找利润增长点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来看,2017年扣非后的净利润亏损359万元,同比下降132.53%。今年三季度,科林环保营收不足1700万元,同比急剧下降87%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既然光伏不行,那科林环保还得接着转型,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事实上,科林环保也正在筹划重组,计划以现金方式收购新中水(南京)再生资源投资有限公司所持有的14家全资子公司100%股权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根据科林环保的最近一次信息披露,公司仍在就重组相关事项,与交易对方进行谈判磋商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新中水(南京)再生资源投资有限公司出售的标的公司为湖南浏阳新中水环保科技、宝鸡市易飞明达电力发展、清远市青泓环保科技、梧州市中水新能源科技、大唐华银衡阳环保发电、重庆康达新能源、宜春市新中水能源科技、宁波齐耀新能源、安丘市新中水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等14家子公司。注册资本总计超过1.9亿元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通过天眼查可以看到,科林环保拟收购的标的公司规模都不大,规模在50人以下,注册资金在500万到3000万不等,且有些企业曾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当然这14家标的公司并非最后的交易清单,具体的标的公司待科林环保对标的公司尽职调查完成后予以确定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标的公司的主要为新能源研发、垃圾填埋、气综合利用等项目,对于此次拟收购14家标的公司的行为,通过本次收购有利于延伸公司环保业务产业链,为公司在大环保业务领域创造新的利润增长点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这次重大重组,从今年7月公布启动以来,一直没有最新进展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一边是高企的逾期债务,一边筹备现金收购,科林环保又将进行怎样的辗转腾挪?

        

2018年11月30日

不负阳光,逆风飞扬
​禾望荣获2018光伏创新大会三项大奖

上一篇

下一篇

除尘转光伏 科林环保误入EPC困局 债务危机下再转型?

添加时间:

来源:太阳城国际网  

联系我们



微信号:tynzz1980

电 话:18510330733


本站微信

本站微博

微博昵称:

太阳城国际杂志1980


本站原创

行业太阳城娱乐城

企业风采